当前位置 首页 小说专区 《【超级家庭-八人之乐(全家乐融融)】》

【超级家庭-八人之乐(全家乐融融)】8.0

类型:小说专区  未知 2017 

主演:内详 

导演:内详 

剧情简介

第一集 藏不住的秘密,全家乐融融 一个依山傍水乡村,翠绿的青山下,一个庭园式的豪华建筑,一看便知主人必定是个巨富。不错这个豪宅的主人雄伯因经商有成,成为巨富后返乡所建,正所谓富贵不归故里,如衣锦夜行,无人知晓也。房屋分成四区,前区为主宅后分左中右三区各约100公尺距离,内部老树、草坪、灌木、竹林、小桥、流水;配置宛若一人间仙境,除主宅较高有和室房、卡拉OK、健身房、会客室、室内泳池……前有超大庭院外,左中右房均有独立,庭院中以蜜林隔开;非常独立互不干扰。   数代单传的雄伯,是希望打造这种空间让子媳可尽情奸淫,多子多孙,繁族叶茂!但万万没想到,却造成一家人的淫乱。不过因为一家亲的淫乱,换口味的欲望彻底满足,众子媳无婚外情,全家乐融融。   雄伯退伍后孑然一身北上谋生,因缘际会而成富豪,娶妻素琴生三子,均已结婚且任职家族企业,但雄伯为免媳妇乱权贪财,禁止媳妇进入家族企业。   家庭简介如下:   雄伯 55 董事长;   素琴 52 妇协顾问;   振礼32副董事长;   兰珠30国中老师;   文逸30总经理;   贵英27房仲业主任;   文凯27执行长;   小金26民营企业课长 ;   夏天的夜晚,月亮高挂天边微微一丝凉风,老大振礼因老婆去受训闷得睡不着觉,到庭院散步,寂静的黑夜里只有虫声唧唧……突然,一个黑影偷偷的往文凯的房子方向过去,再一瞧,那人不是老爸吗?疑中生暗鬼,引起振礼好奇的监视20分钟后,再去一探虚实,振礼蹑手蹑脚的绕过竹林,穿过矮灌木到窗边。   这时候,从文凯的房子里面传出了女人的喘息呻吟声,而文凯出国开会怎么回事,振礼的一颗心已快从嘴里跳出来。   “爸爸……好爽啊!”   透过小小的窗缝往里面瞧,看见一对一丝不挂的男女正巫山云雨,揪缠在一起,女的一双雪白的玉腿翘得半天高,男的跪在女的两腿之间,两手撑着床垫,腰部急速上下摆动,女的淫声连连,男的气喘如牛。   振礼仔细一看,男的不就是自己的父亲。女的,不就是小弟媳小金。   “喔……好美啊……好爸爸……你的大鸡巴……太棒了……啊……小屄好涨啊……好充实……喔……啊……”   “小声点,当心被听到!”雄伯轻声的说,屁股则狠劲的前挺。   “喔……爸爸!媳妇被你肏死了……好爽喔……喔……好爽喔……亲爸爸,再用力一点……啊……爸……喔……好棒喔……啊……好舒服喔……喔……爸爸……的大肉棒……插弄得媳妇爽死了喔……啊……”   房内的翁媳两人,肏得热烈非常,而他们根本不知到窗外一双色眼,及一个心怀不轨的计划正在蕴酿着。小金因极度舒爽,像个荡妇般的大声浪叫着,摇摆着纤腰,好让爸爸插在自己骚屄里的坚硬肉棒,能够更深入蜜屄深处。   “哎呀……冤家……好爸爸……你真会干……干得我……我真痛快……会插屄的好爸爸……太好了……快呀……干死我……哎呀……好爸爸……你干得我……舒服极了……美……太美了……”   小金红嫩湿润的两片小阴唇一吞一吐的,极力迎合雄伯大鸡巴的上下移动;一双玉手,用力顶着床头柜,屁股死命地向上挺动,配合雄伯的插干。看到媳妇那股淫荡骚浪模样,使得雄伯更加用力的插干,插得又快又狠。   “啊……大鸡巴爸爸……啊……媳妇爽死了……嗯……又泄了啊……媳妇……又要泄给我的亲爸爸了……啊……来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泄……泄了……”   在雄伯的狂抽猛插之下,小金蜜穴里的嫩肉激烈地蠕动收缩着,紧紧地将雄伯的肉棒箝住,一股蜜汁从小金蜜穴里的子宫深处喷出来,不停地浇在雄伯的龟头上,让雄伯的龟头也传来阵阵酥麻的快感。   他把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大鸡巴上,拼命地抽插,口里大叫道:“小宝贝……快用力……挺动屁股……爸爸……我要……要射精了……”   小金于是挺起肥臀,拼命地往上扭挺着,并用力收夹紧小穴里的阴壁及花心,紧紧地一夹一吸雄伯的大鸡巴和龟头。   “啊!好媳妇……夹得爸爸好舒服……哇……爸爸……爸爸射了……”   二人都已达到了热情的极高境界,紧紧地搂抱在一起,全身还在不停的颤抖着,连连的喘着大气,两人同时达到高潮了。   振礼赶忙走人溜回房间去了,翁媳俩洗个鸳鸯浴后,雄伯便走了。   振礼越想欲火越大,想着弟媳一身浪肉和美妙的叫床声,一根肉棒直挺挺的便又去敲小金的门。小金以为爸爸又回来,正要发骄謓却看见大哥,只得怯怯的问:“什么事?”   振礼说:“进去再说,”   但小金却说:“晚了不方便。”   但振礼哪管那么多,一溜烟闪了进去,坐在沙发上看着小弟媳的骄小身躯,不但面貌姣好,还拥有一副非常匀称的好身材,身上那袭浅蓝色半透明睡衣,及私密处浅蓝三角裤,更使她显得性感万分。便不顾一切从后方抱着小金,不断上下的抚摸弟媳的躯体,同时亲吻其粉颈。   小金恐惧到了极点,说: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她想逃,但又能逃到哪去呢?   “别……别伤害我……我求求你……”   “好说、好说,既然你可以给阿爸干得这么爽,今天老子欲望十分高涨,非得找个人来泄精不可,全家只剩你一个女人在家,我只想爽爽的在你嫩穴里爽快的射几次精就好了,那是很舒服的你又不是不知道,你说不要伤你,我怎舍得伤你?”   小金先是一惊,既而想,大哥已知她与爸爸的奸情,且已进房来了,一不做二不羞,索性今晚爽个够,又不是自己勾引大哥且可保密。   心念一转,红润的小嘴娇滴滴的说道:“啊!大哥……人家现在正要睡觉……啊……您这样叫我怎么办……弄得人家好痒啊……”   振礼一听,立刻将双手动作一变,一手搂住小金的细腰,一手伸入露胸的衣领内,握住肥大的乳房摸揉起来,嘴里说道:“小金,我来替你止痒了吧?”   小金被摸揉得全身酥软万分,双乳抖动,媚眼如丝,小嘴吹气如兰。于是附在振礼的耳根上,娇声细语的嗲道:“啊!大哥……别摸了!痒死了,人家受不了啦……”   振礼的硬是充耳不闻,一手继续搓弄她柔嫩滚圆的大乳房,另一只手毫不客气地翻开了裙摆,伸入三角裤内,摸着了饱满的阴户,浓密的草原,细细柔柔的,顺手再往下摸,阴户口已湿淋淋的,再捏揉阴核一阵,淫水顺流而出。   小金的被挑逗得艳唇抖动,周身火热酥痒,娇喘的浪道:“大哥!别再挑逗我了,我的小嫩屄痒死了……我要大……大鸡巴干我……”   小金边说,边撒娇的乱扭身子,使得自己湿湿的阴户不断地在振礼的大鸡巴上磨擦,快感像潮水一般一波一波袭来。她的阴户越来越热、两片阴唇越来越大,像一个馒头一般高高的鼓起,淫水越来越多,不但把自己的裤子搞湿,连振礼的裤子也沾湿了。   两人的性器隔着簿簿的两条裤子不断的磨擦,振礼再也忍不住了,于是将双手变动一下,飞快的把弟媳的衣裤脱个精光,一手搂住她的细腰,一手握住肥大的乳房摸揉起来,嘴里说道:“好弟媳!我来替你解决你的需要好了!”   小金的粉脸满含春意,鲜红的小嘴微微上翘,挺直的粉鼻吐气如兰,一双尖挺的大乳房,粉红色的小奶头,高翘挺立在一圈艳红色的乳晕上面,配上她雪白细嫩的皮肤白的雪白,红的艳红、黑的乌黑,三色相映真是光艳耀眼、美不胜收,迷煞人矣。   小金除了丈夫、公公外,还是第一次被别的男这样的搂着、摸着,尤其现在搂她、摸她的,又是自己的大伯,从他摸揉乳房的手法和男性身上的体温,使她全身酥麻而微微颤抖。   振礼顺手先拉下自己的内裤,把已亢奋硬翘的大鸡巴亮出来,再把她软软的玉手拉过来握住。   “小金!快替我揉揉,你看我的鸡巴快要爆炸了。”   另一只手毫不客气的插入弟媳穴内,挖着了丰肥的阴道,草原已是湿淋淋的如沼泽,再捏揉阴核一阵,潮水顺流而出。   小金的阴户,被振礼的手一摸揉已酥麻难当,再被他手指揉捏阴核及抠阴道、阴核,这是女人全身最敏感的地带,使她全身如触电似的,酥、麻、酸、痒、爽是五味俱全,那种美妙的滋味叫她难以形容,连握住振礼大鸡巴的手都颤抖起来了。   振礼猛的把她抱了起来,往她房里走去,边走还边热情的吻着她美艳的小红唇。她缩在他的胸前,任由他摆布,但口中却娇哼道:“好大哥……快干我……求求你……快干……我……喔……”   振礼把她抱进房中,放在大床上。她是又害怕又想要,刺激和紧张冲击着她全身的细胞,她心中多么想大哥的大鸡巴,插入她那小肥穴里面去滋润它,可是她又害怕,若被人发觉如何是好?但是在小嫩屄酸痒难忍,须要有根大鸡巴插插她一顿,使她发泄掉心中如火的欲火才行。   管他乱伦不乱伦,不然自己真会被欲火烧死,那才冤枉生在这个世界上呢!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偷吃了!她想通后心一横,痛快要紧呀!   振礼像饥渴的孩子,一边抓住弟媳的大奶子,觉得软绵绵又觉得有弹性,掌心在奶子上摸柔,左右的摆动。   小金感到如触电,全身痒得难受,振礼越用力,她就越觉得舒服,她似乎入睡似的轻哼道:“喔……喔……好大哥……痒死了……喔……你……真会弄啊……”   振礼受到弟媳的夸奖,弄得更起劲,把两个奶头捏得像两颗大葡萄一般。小金被逗得气喘嘘嘘、欲火中烧,阴户已经痒得难受,再也忍不住了,于是她饥渴的叫道:“好振礼,别再弄弟媳的奶奶了,弟媳下面好……好难受……”   振礼听到弟媳淫浪的声音,像母猫叫春一般,心中想:没想到,弟媳原来是这么淫荡!   于是他对弟媳说:“弟媳,我下面也好难受,你也帮我弄,我就帮你弄。”   说着,也不等小金答应,就来个69式,让自己的大鸡巴对着小金的小嘴,自己则低下头,用双手扳开弟媳的双腿仔细看。   只见在一片乌黑的阴毛中间,有一条像发面一般的鼓鼓肉缝,一颗鲜红的水蜜桃一般,不停的颤动跳跃。两片肥美的阴唇不停的张合,阴唇四周长满了乌黑的阴毛,闪闪发光,排放出的淫水,已经充满了屁股沟,连肛门也湿了。   振礼把嘴巴凑到肛门边,伸出舌头轻舔那粉红的折皱。舌头刚碰到粉肉,小金猛的一颤:“别……别碰那里,坏大哥……小金没叫你弄那儿。”   “好弟媳,那你要我弄哪儿?”   “弄……弄……前头……前头……前头……就……就是弟媳的小嫩屄嘛,你这坏大哥。”小金娇淫的浪道。   “好弟媳,你快弄我的小弟弟,我就帮你弄小屄。”说完,就把嘴对着弟媳那丰满的阴唇,并对着那迷人的小嫩屄吹气。一口一口的热气吹得小金连连颤抖,忍不住挺起肥大的屁股。   振礼乘机托住丰臀,一手按着屁眼,用嘴猛吸小嫩屄。小金只觉得阴壁里一阵阵骚痒,淫水不停的涌出,使她全身紧张和难过。接着振礼把舌头伸到里面,在阴道内壁翻来搅去,内壁嫩肉经过了一阵子的挖弄,更是又麻、又酸、又痒。小金只觉得人轻飘飘的、头昏昏的,拚命挺起屁股,把小嫩屄凑近振礼的嘴,好让他的舌头更深入穴内。   小金从未有过这样说不出的快感、舒服,她什么都忘了,她禁不住娇喘和呻吟:“啊……啊……噢……痒……痒死了……好大哥……啊……你……你把弟媳的骚穴……舔得……美极了……嗯……啊……痒……弟媳的骚穴好……好痒……快……快停……噢……”   听着小金的浪叫,振礼也含含糊糊的说:“金玉……骚金玉……你的小嫩屄太好了。金玉,我的鸡巴好……好难受,快帮我弄……弄……”   小金看着振礼的大鸡巴,心想:振礼的鸡巴真大,恐怕有八、九寸吧!要是插在小嫩屄里,肯定爽死了。   禁不住就伸出两手握住:“啊……好硬、好大、好热!”不由得熟练的套弄起来。   不一会儿,振礼的鸡巴变得更大了,龟头足有乒乓球大小,整根鸡巴红得发紫,大得吓人。   由于振礼的鸡巴第一次受到这样不伦的偷情刺激,使振礼像疯了一般,用力的挺动着配合弟媳的双手,自己的双手则用力的抱着小金的大屁股,头用力的埋在小金的胯间,整张嘴贴在阴户上,含着阴蒂并用舌头不停得来回涮着。   小金的阴蒂被他弄得膨胀起来,比原来大两倍还不只。小金也陷入疯狂,浪叫道:“啊……啊……好大哥……弟媳……好舒服啊……快!用力……用力……我要死啦……”   “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”振礼也含着弟媳的阴蒂,含含糊糊的应道。   这一对淫乱的两人忘了一切,疯狂地搓揉着对方的性器……猛然间,他们几乎是同时叫了起来:“啊……”同时高潮了。振礼的精液喷了小金一脸,小金的阴精也弄的振礼一脸。   振礼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弟媳的阴户,把小金抱在怀里休息了一会,抬头看着弟媳带着满足的笑容、并沾着自己精液的脸问道:“舒服吗?”   小金看着振礼,满脸兴奋得羞红了的脸,轻轻的点了点头说:“舒服……”   看着弟媳娇羞的模样,振礼忍不住又把弟媳压在身下,小金无力的挣扎了几下,风骚的白了振礼一下,娇声浪道:“你还不够吗?”   振礼看着弟媳的骚样,心中一荡,鸡巴又硬了起来,顶在小金的小腹上。小金一下就感觉到,吃惊的看着振礼:“你……你怎么又……又……”   看着弟媳吃惊的样子,振礼得意的道:“它知道你没吃饱,想请你的肉穴吃个饱!”   被调情搓揉了一个多小时,又听这样淫乱的话,小金觉的非常得刺激,呼吸急促,臀部频频扭动,眼睛放出那媚人的异彩,嘴唇火热,穴儿自动张开,春水泛滥,好想让人干。于是,她娇淫的说:“那就让弟媳的小嫩穴,尝一尝你的大鸡巴吧!”   振礼如何忍得住,兴奋的把腰一挺,“啊……”两人都忍不住叫了起来。振礼觉得自己的大鸡巴好像泡在温泉中,四周被又软又湿的肉包得紧紧的。   “好爽……弟媳的肉穴真好。”   “好大哥,你的鸡巴真大,弟媳从来没被这么大的鸡巴干过。太爽了!快用力干啊……”   振礼热情的吻她的香唇,她也紧紧的搂着他的头,丁香巧送。小金双腿紧勾着振礼的腰,那肥大的玉臀摇摆不定,她这个动作,使得阳具更为深入。   振礼也就势攻击再攻击,拿出特有的技巧,猛、狠、快,连续的抽插,插得淫水四射,响声不绝。   不久,小金又乐得大声浪叫道:“哎呀……冤家……你真……真会干……我……我真痛快……会插穴的好大哥……太好了……哎呀……你太好了……干的我心神俱散……美……太美了……”   同时,扭腰挺胸,尤其那个肥白圆圆的玉臀在左右摆动、上下抛动,婉转奉承。   振礼以无限的精力、技巧,全力以赴。她娇媚风骚、淫荡,挺着屁股,恨不得将振礼的阳具都塞到阴户里去,她的骚水一直流不停,也浪叫个不停:“哎呀……干的我……舒服极了……哎呀……插死我了……大哥……嗯……喔……唔……我爱你……我要一辈子……让你插……永远不和你分离……哎呀……嗯……喔……都你……插的……舒服……极了……天啊……太美了……我……痛快极了……用力……用力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好爽啊……弟媳被你干的爽死了啊……用力干……把弟媳……的肉穴……插烂……”   小金的两片阴唇,一吞一吐的极力迎合振礼大鸡巴的上下移动;一双玉手,不停在振礼的胸前和背上乱抓,这又是一种刺激,使得振礼更用力的插,插得又快又狠。   “骚弟媳……我……哦……我要干死你……”   “对……干……干死……骚弟媳……啊……我死了……哦……”小金猛的叫一声,达到了高潮。   振礼觉得弟媳的子宫正一夹一夹的咬着自己的大鸡巴,忽然用力的收缩一下,一股泡沫似的热潮,直冲向自己的龟头。   他再也忍不住了,全身一哆嗦,用力的把鸡巴顶住弟媳的子宫,小金觉得有一股热流射向子宫深处。小金被振礼滚烫的精液射得险些晕过去,她用力地抱着无力得趴在自己身上的振礼,振礼的鸡巴还留在小金的子宫内。   狂潮之后,振礼边拔出鸡巴,边对着小金说道:“骚弟媳,你的肉穴吃饱了吗?”   小金抬起头,吻了振礼满是汗水的额头一下,淫荡的说:“大鸡巴大哥,骚弟媳的肉穴从未吃得这样饱过。”   “那你怎么感谢我?”   “你要小金怎么谢,小金就怎么谢呀!”   “真的?让我仔细的研究研究你的身体好吗?”   “玩都被你玩过了,还不是跟大嫂一样,还有什么好看的?”她说着,将身体翻过去,振礼把她翻来覆去。   她那丰满的身段曲线毕露,整个身体隐约的分出两种颜色。自胸上到腿间,皮肤极为柔嫩,呈现白皙皙的,被颈子和双腿的黄色衬托的更是白嫩。胸前一对挺实的大乳房,随着她紧张的呼吸而不断起伏着。   乳上两粒黑中透红的乳头更是艳丽,使他更是陶醉、迷惑。细细的腰身,及平滑的小腹,一点疤痕都没有;腰身以下便逐渐宽肥,两胯之间隐约的现出一片赤黑的阴毛,更加迷人。毛丛间的阴户高高突起,一道鲜红的小缝,从中而分,更是令人着迷。   振礼看到此,整个神经又收紧起来,马上伏身下去,吻着、吮着,双手也毫不客气地在她的双峰上、小腹上、大腿上,还有那最令人销魂的地方,展开搜索、摸抚。   在振礼双手的抚摸之下,她那深红的大阴唇,如今已是油光发亮了。振礼用手去拨开她那两片阴唇,只见里面出现了那若隐若现的小洞天,洞口流出了那动人的淫水。振礼一见毫不考虑的低下身去,吻着那阴核,同时将舌间伸进那小洞里去舔。振礼舔的越猛烈,小金身体颤的越厉害,最后她哀求的呻吟着:“大哥!我受不了了,快插进去,我……难受死了。”   于是振礼不再等待,深深吐出一口气,双膝翻入她的双腿内,把她的双腿分得更开,用双手支撑着身子,挺着火热的大鸡巴,对准了桃源洞口,轻轻磨了一下。   小金知道振礼的大鸡巴一触到阴户,忙伸出她的右手,拉着振礼的大鸡巴,指引着振礼,振礼屁股一沉,将整个大龟头就塞进阴道。这时小金那红红的香脸上出现了无限笑意,水汪汪的眼中也露出了满足的笑容。   振礼一见如此,更是喜不自胜,屁股猛然用力一沉,把七寸多的大鸡巴一直送到花心,他感到大鸡巴在阴道里被挟的好舒服,龟头被淫水浸的好痛快。   抽了没多久,阵礼将弟媳的双腿高架在肩上,提起大鸡巴,对准小屄“滋”一声又一次全根尽没了,“卜”一声又拔将出来。   就这样“卜滋、卜滋……”大鸡巴一进一出。

影片评论

Copyright © 2008-201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