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首页 小说专区 《【办公室熟女搞到手】》

【办公室熟女搞到手】2.0

类型:小说专区  未知 2017 

主演:内详 

导演:内详 

剧情简介

自从在资料室被我偷袭得手后,杨阿姨便对我提高了警惕,可以说她现在上班的首要任务已经不是工作了,而是防备我。这几天以来,便也一直再没有什么像样的机会了,偶尔一些零星的机会在办公室里短暂的单独相处,虽然色心大起,但毕竟安全第一,我也不敢太贸然,最多只是趁没人的时候强搂着杨阿姨亲一亲,隔着衣服摸一摸。但对于已经成功上手、食髓知味的我来说,这种小儿科的吃豆腐行为怎么能满足我日渐高涨的淫欲呢!幸好当时我的手机忠实的记录下了一切,(手机这次的确是为我立下汗马功劳了,我要好好奖励它,去给它贴个手机膜,哈哈)在偷吃杨阿姨的同时,我也不忘用它来步步威胁,如果杨阿姨不满足我的要求,那我就让它公之于众,而我宣称忍耐的底线,是星期四的下午下班后。其实说实话,给我一百个胆子,我也是万万不敢把这东西公布出来的,那样的话,轻者,我在这个公司混不下去,重者,我在这个社会都混不下去。但是胆小怕事的杨阿姨终究没能抗住我的压力,最终还是同意了我的要求,答应星期四下班之后去我那里。在她同意的那一刻,我兴奋得一棵心都要跳出来了:计划终于通过!   亲爱的杨阿姨,我要让你的性欲被我越搞越强,要让你在我的床上越陷越深!   下班后,我飞一样的狂奔回我的房间,简单的收拾了下,按了按床垫,觉得不够软,于是从柜里找出一床棉被盖上,再铺上凉席,窗户关紧,房门大开。至此,准备工作再度就绪,一切只等杨阿姨的来到!   「蹬,蹬,蹬……」听着这小碎步的高跟鞋声,就知道是今晚女主角的到来了。抬头一看,果然,这几天让我朝思暮想的杨阿姨出现在了我的门外,这时的她已经换去了那一身单调的工作服,换上了一件浅色碎花的小长裙。这件小长裙我曾在一次公司的聚餐时看她穿过,那天我坐在她的左边,一边偷偷的嗅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迷人的熟妇气息,一面在脑海里YY着把她按在桌上狠狠地操。但那时当着众人的面,自然不敢大发淫威,只好把满腔的性欲转化为食欲,大口大口的吃下了不少东西,一旁的杨阿姨还不停夸我食欲好。至于今天嘛,哼哼,杨阿姨,我会让你知道,只要有你在旁边,我不但在桌上的食欲好,我在床上的性欲会更好!   此时的杨阿姨低头站在门外却不再迈步,似乎在犹豫着进或不进,但长时间站在外面,要是被人看见,那更是不好。杨阿姨也似乎是意识到了这一点,左右看了一下,还是走了进来,双脚一进门,又是再不动一步。我实在是受不了她这样慢吞吞的动作了,跳下床走到门边把门带上锁好,伸手搂过杨阿姨将她抱住,另一只手也及时跟上,双手齐下在杨阿姨丰满的身躯上四处游走,嘴巴也很快凑了过去,对着杨阿姨红红的脸蛋一阵乱啃。   「杨……杨阿姨,宝贝儿……我的心肝肉……喔……喔……我的美人儿……这两天,这两天可……喔……可把我给憋坏啦!你、你是不是也在家里……在家里想我想得难受啊?喔……宝贝儿……来吧,喔……哥哥今天、今天要好好疼疼你,宝贝儿……我的心肝美人儿……」我对着杨阿姨的脸蛋和脖子一阵狂吻,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了。   「不要……不……别这样……不要……放开我……」杨阿姨还是向往常一样推三阻四的,弄得性急的我心头一阵怒火,一用力将她横身抱起,走到床边扔了出去。加了一层棉被的床垫果然弹性十足,杨阿姨落在床上之后,还小小的回弹了一下。   我紧跟着纵身一跃,如饿狼扑食般的压在了杨阿姨的身上,拨弄下她肩上的几根带子,双手在她的胸前用力一扯,一对让我朝思暮想的大白兔立马跳了出来。   虽然之前隔着衣服被我用目光*奸了无数次,但当我第一次亲眼看见这对大奶子时,眼睛就再也转不开了。虽然杨阿姨被我按住平躺在床上,但一对大奶子仍是高高耸立着,感觉有点松驰了,但胸型还是很圆很好看,乳头和乳晕的颜色很深但也很大,一看就是辛苦工作了多年的。我心里突然有了一种嫉妒他老公和他儿子的感觉:这俩混蛋上辈子是修了哪门子的福气,这辈子可以吃上这么爽的好东西!但如今这一切都不存在了!今后这对大奶子就要成为我的口中食!我再也忍不住饥饿(还没吃晚饭的呢),双手握住杨阿姨的那对大奶子搓揉着,一头扎进了今晚「美味的晚餐」中。   「好香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好、好吃……」两个大奶子一样的诱人,弄得我都不知道该吃哪一个好,只好在两座乳峰间不停的来回着。嘴巴在忙,鼻子也没闲着,用力的嗅着杨阿姨身上散发出来的肉香。眼前的这份「人体盛宴」,虽然「色」差了点,但「香、味」都是极品。不得不承认,在那一刻,我的确是败在了杨阿姨的双峰之下,真想把头永远埋在她那双峰之间再也不起来,嘴巴和舌头到处乱咬乱吸,贪婪的口水流得到处都是,觉得怎么吃都吃不够。那时我才理解一个哥们说过的,熟妇的淫肉,的确是人间极至的美味,身为男人,不可不尝。   「不、不要这样……啊……放开我……别这样……啊……放了我吧……求求你……」身下的杨阿姨还是在小小的反抗着,弄得我真是扫兴至极,看来还是火力不够啊!我双手使上暗劲,在杨阿姨的一对大奶子上用力的挤捏搓揉着,嘴巴开始重点进攻她的两颗大乳头,下身自然也不能闲着,我伸出早已直立的大鸡巴,隔着杨阿姨的小内裤在她的淫穴上拼命的摩擦着。   「杨阿姨……你爽不爽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宝贝儿……你的下面好湿啊……啊……想不想哥哥啊……我的亲亲肉阿姨……」我一面下流的和杨阿姨调着情,一面加大火力,重点攻击着杨阿姨的「两个中心,一个基本点」。   「不、不行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别、别这样……求求你……我……啊……我、我……好难受……别这样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放开我……」很快,在我的强烈攻击下,杨阿姨的两个大奶头已经立也起来,下身的内裤也湿了一大片,身子也不自主的轻轻扭动着,看来我的攻击已经初步奏效。   这种时候,「衣服」这东西实在是令人讨厌得很,我直起身先自己脱了个赤条条,再把杨阿姨身上的衣物也一件件除去,很快,衣衫凌乱的杨阿姨,被我变成了全身赤裸的「羊」阿姨,躺在我的身下,就像是一只被刚刚剥干净的小白羊。   轻装上阵,自然战力倍增,我按住杨阿姨,开始了贴身的肉搏战。嘴巴和双手不断的攻击着杨阿姨各个敏感的重点部位,大鸡巴将龟头顶在杨阿姨淫穴的洞口,随着屁股慢慢的转着圈,各种从网上和实战中学到的淫技都一一用上,但始终坚守着最后一关——就是不把鸡巴插进去!   如今我的手握证据,对杨阿姨自然是予取予夺,完全可以舒舒服服的插进去痛快一战。但如今我想要的,并不是这样一个尽力反抗,身在曹营心在汉的杨阿姨。我想要的,是一个全心全意的杨阿姨,是一个把我当做亲老公一样伺候的杨阿姨,是一个彻底臣服于我胯下的杨阿姨。我想要的,是和杨阿姨一起水乳交融,共赴房间极乐。只有这样,我才能彻底的征服杨阿姨,才能完整的尝尽杨阿姨这个良家熟妇的美味,才不枉我在她身上花费的这诸多心思。   「不要……啊……不、不要啊……放开我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放了我吧……不……我、我求求你……啊……放……放了我吧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不要、不……求、求求你……」在年轻力壮的我如此猛烈的攻击下,久经人事的杨阿姨如何能守得住。很快,身下的杨阿姨在我的重压之下拼命的扭动着身子,呻吟的声音越来越大,呼吸也变得越来越急,越来越重。   「放了你?怎么,杨阿姨,你现在不想要了是不是啊?好!我现在就放了你!   不过等一会儿,你可别求我!」说完,我弓起腰背,臀部回收,大鸡巴带着龟头迅速的撤离了杨阿姨淫穴的洞口。   「啊……」身下的杨阿姨随着我龟头的离去一阵低呼,身子停止了扭动,白花花的大屁股顶着淫穴顺着我大鸡巴后撤的路线向上一跟,就像贪吃的鱼儿扑向鱼钩上那诱人的鱼饵。但残酷的现实让杨阿姨扑了个空,身子又重重的跌落回床上。我继续加大着火力,用双手和嘴巴安慰着杨阿姨那又空虚又寂寞的身体。   「啊……啊……不、不要……啊……」杨阿姨压抑着的淫欲已经被我成功的吊了出来,饥渴的呻吟声中已经开始带有一点哭腔了:「啊……啊……我、我不……啊……我不行、不要啊……不要……小亮……我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求求你……你、你饶了……饶了我吧……啊……我、我什么都给你……你……啊……你饶了我吧……饶了我吧……我、我真的不行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「什么都给我?好啊!」我听闻此言,精神为之一振:「给我?那就把你的人给我!快!甜甜的叫两声亲老公!求亲老公我好好的操操你!来啊!快求我,快求我啊!只要你轻轻一开口,哥哥我就让你尝到你这辈子从来没尝过的性福滋味!快,快来求我啊!」   「啊……啊……不……不、不可以……啊……不……别……我……求求你……放过我吧……放、放了我吧……啊……我、我受不了……我真的受不了……啊……不……我、我不行了……我要、我好难受……啊……我要死了……我被你弄死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放、放了我吧……」杨阿姨不愧是贞守了几十年的良家妇女,在如此强调的刺激和诱惑下还能咬紧牙关不松口,用脑海里的最后一丝理智压制着自己身心饥渴的欲火。这最后的一丝理智,就像是一堵墙一样隔在我和杨阿姨之间,想要彻底得到杨阿姨,这是我必须攻下的最后一道防线。   「快求我啊!我的好杨阿姨!我的亲亲肉阿姨!快点求我操你!我知道你忍不住了!我知道你想要挨鸡巴插!只要你开口求我,我就让你真正做一回女人!   何苦平白无故忍住这份痛苦,你只要轻轻一松口求我,就能立马变成世界上最性福的女人,享受人间极乐!」弄了这么长的时间,久攻不下的我也开始有些着急了。毕竟我的忍耐也是有限的,吊弄了杨阿姨这么长时间,我的双手和嘴巴,都是真真实实的享受到了杨阿姨肉身的美味的,只有下身可怜的大鸡巴,为了我的全盘计划几次过穴门而不入,就像一块到口的肥肉却始终不能吃下去,早就提出了严重的抗议,青筋暴露的怒视着杨阿姨的淫穴。被压在身下的杨阿姨是饥渴难耐,而她身上的我又何尝不是欲火中烧,只怕再拖下去,没等杨阿姨忍不住,我就先忍不住了。不行!我一定要坚守住这黎明前最后的黑暗!我再一次稳稳地将龟头抵在杨阿姨的淫穴洞口严阵已待,上半身拼命的蹂躏着杨阿姨丰满的身躯!   终于,皇天不负苦心人!在我愈发强烈的攻势下,两行清泪从杨阿姨如丝的媚眼中喷发而出。   「我、我不行了……我不要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你、你饶了我吧……你操我吧……呜呜……你快点操我吧……我受不了……我受不了啊……你放过我吧……呜呜呜……我求求你、求求你……你快点操死我吧……我要死了……你弄死我了……呜呜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求求你、求求你……啊……操死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略带哭腔的呻吟已经变成了嚎啕大哭,欲望终于战胜了理智,杨阿姨的最后一道防线终于失守,身体内被压抑多年的淫欲终于在那一刻全部爆发,连同滚烫的热泪,像决堤的洪水般倾泻而出。   此时的杨阿姨已经完全放弃了抵抗,洞门大开只等亲人来操,面对如此美妇,此时不操更待何时!我抛开了一切束缚,下半身如猛虎下山般尽力向身下的杨阿姨一顶,期待已久的大鸡巴终于插入了杨阿姨那片熟悉的「温柔乡」。   「啊……」我和杨阿姨几乎同时发出一了声满足的呻吟,我心满意足的看着身下的杨阿姨。这是一块诱人而肥沃的土地,现在已经彻底属于了我。上次的偷袭只是让我略微尝到了一点甜头,这次的交欢才算是让我足足的品尝了杨阿姨这个良家熟妇的美味。我勤奋的在这片刚刚到手的土地上挥洒着自己年轻的汗水,上下驰骋左右拼杀,久旷的杨阿姨被我干得是一阵阵高潮迭起淫声不断,四肢如同八爪鱼般死死的缠在我的身上。我也拼命的下足了死功夫,什么「九浅一深、老汉推车」之类的淫技通通被忘到了脑后,用最简单粗爆的抽插,发泄着体内最原始的淫欲。   「啊……啊……不行了……不要……我……啊……我、我要死……啊……死了……好、好难受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去、去了……哎哟……顶……别这样顶……你、你要顶、顶死我了……我、我受不了啊……我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强调的刺激爽得杨阿姨双眼通红,气喘如牛,淫声浪语不绝于耳。我这条大鸡巴的威猛滋味,是杨阿姨几十年的人生中都不曾尝过的,如今突然从天而降,自然是杨阿姨无力承受的。于是坚守了几十年的防线被我毁于一旦,由一个贞洁的良家熟妇,变成了一个躺在我胯下淫声求操、婉转承欢的荡妇。   「嗷……嗷……淫妇!爽不爽?啊?老子……老公干得你爽不爽啊?老公的大鸡巴好不好吃啊?啊?下面都湿成这样了,泻了几次身啊杨阿姨?亲亲杨阿姨,你平时在办公室里都……都那么斯文,那么规矩,怎么……怎么现在一到我的床上,就变得这么淫荡、这么骚啊?老周(杨阿姨的老公)在外面玩女人,你……你就在公司里勾男人!啊?操、操烂你个贱货!让你天天在我面前假正经!   让你天天勾引我!我干死你!干死你个淫荡阿姨!」肉体上的阵地已经占领,精神上的阵地也要尽快拿下。我一边奸淫着杨阿姨的肉体,一边出语挑逗诱惑,从精神上奸淫着杨阿姨的思想防线。   「不要、不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、我没有……我没有勾引你……啊……我不行了……我真的不行了……你、你快弄死我吧……啊……我受不了、我……我不要活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、我真的没勾引你……你、你饶了我吧……饶了我……」在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奸淫下,杨阿姨已经彻底陷入了无尽的淫欲之中。   「操!还敢顶嘴!贱货!」   「啪」的一声,我狠狠地在杨阿姨的大屁股上抽了一巴掌,「没勾引我?在办公室里天天挺着个大奶子大屁股在我眼前晃来晃去的,还敢说不是在勾引我!   有事没事的假装对我好,对我施点小恩小惠的,还敢说不是在勾引我!老周在他们单位勾引女人,你就在我们办公室勾引我!看我年轻力壮,天天想办法诱我上勾!干……干死你……」一段说辞编得天衣无缝,连我自己几乎都要信以为真了,又随手狠狠地赏了杨阿姨的屁股两巴掌。   「啊……啊……不、不是的……我……啊……我、我真没有……你、你饶了我吧……我真没有、真的没有勾引你……求求你……我求求你……你饶了我吧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、我真的受不了了……」杨阿姨已经被我操到了崩溃的边缘,秀发凌乱、粉头乱摇的否认着「勾引」的罪名。   「我操!还嘴硬!妈的!看老子怎么干死你!干死你个淫妇!」一时间,似乎连我自己都已经开始相信这些编造出来的罪名,似乎真的是杨阿姨勾引了我却又矢口否认,一股无名怒火直窜上我的心头,化为无尽的欲火,而我在这股欲火的煽动下,发了疯似的挺动着下身,疯狂的对身下的杨阿姨进行着野兽般的交姌,「淫妇!贱货!天天勾引我,不就是想我这条大鸡巴吗!啊?现在大鸡巴来了,大鸡巴干得你爽不爽啊?啊?操!操死你!大鸡巴操死你!快!快叫老公!叫亲老公!叫得好听老公就饶了你个老淫妇……」   「不要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啊……饶、饶了我吧……我叫……我、我叫……老公、好老公……求求你、你饶……饶了我吧……我不行了……我、我真的不行了……我要去了……要去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死了……去……去、去了……」   疯狂扭动着的杨阿姨突然粉头向后一仰,痛痛快快的泻出一股淫水,灵魂出窍的飞向高潮的天堂去了,身子直挺挺的躺在床上不断的颤抖着,四肢无力的瘫软在床上。   「啊……呀……淫妇……杨阿姨、亲亲的肉阿姨……等、等着我……我、我也来了……啊……啊!」奋战多时的我也已经到了极限,拼命贴紧杨阿姨的下身,大鸡巴将龟头顶到淫穴的最深处后终于忍耐不住,像大炮般怒吼着轰出了我珍藏了几天的精液。又浓又热的精液像一发发炮弹般喷射而出,不断的冲刷着我刚刚占领的这块殖民地。杨阿姨的淫穴被我的浓精一烫,爽得整个人又是一阵抽搐。   我无力的趴在杨阿姨的身上,静静的享受着高潮过后的余韵和熟妇身躯的温暖。而褪去春潮的杨阿姨躺在我的身下一动不动,无声的流着眼泪。也难怪,坚守了几十年的清白,今朝一时失身于我。上次的偷袭还能说是无意之失,但今天的杨阿姨,的的确确是在经不住诱惑之后主动求欢的。残酷的现实自然令她一时无法接受,看来我还要好好再开导开导。   「杨阿姨,你放心。」我开口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,「我不是那种乱糟蹋女人的随随便便的浪子,既然你今天从了我,我日后自然会好好待你,加倍的疼你。」我伸手搂住杨阿姨温暖的肉体,轻轻的抚摸着。   「你……你……唉……」泻了身的杨阿姨也无力再反抗我的抚摸,轻轻的叹了口气,「你现在满足了,就把拍的那些东西给我,放了我吧。我……我现在已经是个没脸见人的不洁之人了,你……你放了我吧,你还年轻,还……还会有很多好女人的。」   「哎!杨阿姨,看你说的!」我搂紧了杨阿姨的身子,轻轻的吻着,「什么洁不洁的!这都什么年代了,难道你还要被那些愚昧的封建思想所害么?难道你还要回到当年那种女人裹小脚、整天锁在屋里不能出门见人的时候么?现在这是个开放的年代,出来玩交朋友而己,有什么了?再说了,我可是真心实意的喜欢你杨阿姨的,从我第一天到这里上班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,我就被你给迷住了。   这么些年,我苦苦想了多少个日夜,才让我今天得到你啊!我虽然不是想要娶你为妻的那种喜欢,但也是真心实意,男人中意女人的那种真实的喜欢啊!」「我……你……我、我说不过你,随你怎么说好了。」杨阿姨仍是安安静静的躺着,并没有拒绝我的亲吻,看来今晚还是有机会的,我可要继续努力了。   「我知道,是我不好,我刚才太性急,有些欺负你了,可那也不能全怪我啊,谁叫你杨阿姨长得这么迷人,实在是让我忍不住啊,是我一时冲动,说了些不该说的话,伤害到杨阿姨了。这样吧,你要是心里还怪我,就打我几下出出气,随你怎么打!」我开始使出了男人惯用的苦肉计。   「哎!你……你……哎!」单纯的杨阿姨果然中计,并没有找我算帐,「不过你把话说清楚,老周……我们家老周……你说的到底是怎么回事?」哈哈,原来杨阿姨最在意的是这个!这下,我可有办法收服你了!   「哎!杨阿姨,其实你应该看开一点的!」我装出惋惜的口吻叹息了一声,「其实像老周这个年纪,有的时候一时糊涂,你也不能全怪他。再说了,说不定……」   「胡说!你……你别血口喷人!我们家老周是什么人我最清楚,你别以为我会上你的当!他、他才不跟你这样混帐!」杨阿姨一提到老公,一下子激动起来,涨红着脸跟我争辩着。   「哎!杨阿姨,有些事情,我不跟你说也是为了你好。但如今看来,有些东西不说出来,你对我的误会是越来越深了!这样吧,我问你,上个月十一号,老周晚上是不是差不多十二点钟到家,还喝得醉熏熏的?」说实在的,我在杨阿姨身上花的功夫的确不算少,她身边的很多事情,我都是了如指掌的。   「你……你怎么知道?不!你、你肯定是刚好看到的而己!」杨阿姨听我这么一说,惊得身子都微微动了一下,但很快又恢复了表面的平静,但是她起伏的胸口出卖了她内心真实的想法,看来,她还是很害怕我知道些什么的。   「没错,我是刚好看到的。那天我玩到很晚才回来,在十字路口看到你们家老周从XX宾馆里走出来,脸上红红的一脸坏笑,东倒西歪着往回走。我怕他喝多了会出事,可跟他又不熟不好上去扶他,只好跟在他后面慢慢的走回来的。」其实那天,我的确是很晚回去在路上看到了醉醺醺老周,但什么从宾馆里出来之类的,就完全是我瞎说的了。   「你……你、你胡说!你别想骗我!我们家老周去宾馆做什么?我问过他了,他那天只是跟朋友喝了点酒,他绝对不会做那些对不起我的事的!你别以为你瞎编几句谎话就能骗到我!我是不会相信你的!」杨阿姨突然变得激动起来,脸蛋涨得通红,一动不动的看着我。   「哎!杨阿姨!你说说你!你这是何苦呢!其实你心里比谁都清楚,你不过是在自己骗自己罢了!既然你这样执迷不悟,那我就把话挑明了吧,就算你再怪我我也没办法了,我这也都是为了你好!」看来,是时候使出我的杀手锏了,「说实话,有些事情,我早就知道了,老周他们单位那个姓吴的会计……」「住口!」杨阿姨突然一下子紧紧的抓住了我,「不、不可能!你……你怎么会知道!你到底知道些什么?为什么你知道这些的?你告诉我!你快告诉我!   你到底都知道些什么?」   「杨阿姨!你别这么激动好不好!来来来,先放手,放轻松,有话慢慢说嘛!   我实话跟你说吧,老周单位的统计员小刘是我同学,我也是听他说些单位上的趣事才知道些的。那个姓吴的,跟你们老周有些不太清楚,是不是?其实……其实那天晚上,我看到老周的时候,他……他是跟那个姓吴的一起出来的,只不过到了门口就分开,各走各的路了。」这段谎言,自然也是我编造出来的。但我之所以知道什么姓吴的女人,呵呵,杨阿姨恐怕怎么也不会想到,有一次她在办公室里打电话跟朋友说私房话,曾说起过她怀疑她老公跟单位上姓吴的女会计有染,还叫那个朋友帮忙查查,却不知道这些秘密的私房话都被我给偷听到了,说者无意听者有心,一直垂涎杨阿姨美色的我自然用心把这些信息都记了下来,这会儿可派上大用场了。   「他……他、他居然……呜呜呜……」刚才还激动万分的杨阿姨像是被抽去了魂一下,一下子无力的跌落在床上嚎啕大哭起来,「呜呜呜……他、他居然骗我,说在XX阁酒店跟同事吃饭喝酒才回晚的。他骗我……呜呜……你、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这些……呜呜……」   「哎!杨阿姨!别哭……别哭嘛!你看你,都哭成这个样子了,叫我怎么能不心疼嘛!」我温柔的将杨阿姨搂在怀里,轻轻的抚摸着,「我一直都跟你说,我是真心的喜欢你,从来没想过要破坏你的家庭什么的,你却总是不信,现在你总该知道我的心意了吧。我之所以一直瞒着你没敢告诉你,就是怕你一时接受不了,跑回去跟老周闹,那样就不好了。现在我们又没有老周的证据,你这样随随便便的去跟他闹,他一定不会承认,一定会跟你吵架,这对家庭影响多不好。你儿子明年可就要高考了,你也不想毁了他的前途是吧!杨阿姨,你看,我可一直是在为你着想啊!可你呢,却还总是误会我!你说我冤不冤哪!」「你……你……我、我平日里可没冤枉误会你什么,一直都、都很照顾你的。   可你……你、你却忘恩负义,你、你这个流氓!我……把我……呜呜呜……」杨阿姨的哭声越来越大了,「呜呜……我、我的命好苦!他、他在外面乱找女人,闹得连你都知道了,肯定还有更多的人知道。我……我又被你这个混蛋……呜呜呜……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……我们一家怎么变成这个样子……呜呜呜……」   「好了好了,杨阿姨,好了,别哭了啊!哭多了对身体不好的!为了老周你伤心成这样,不值得的!好了好了!不哭了!乖啊!」我一只手轻轻拍着杨阿姨的后背,另一只手温柔的替她擦去脸上的泪水,把之前在床上哄小MM的那些手段都用上了。痛哭的杨阿姨躺在我怀里不停的颤抖着,这一系列的事情和消息对她来说犹如晴天霹雳,在如此重的多重打击之下已经彻底崩溃了,这个时候的女人,是极度需要男人的关怀与安抚的,「好了杨阿姨,别哭了。你放心,我明天就打电话给小刘,叫他不准再把老周那点事说出去了。小刘跟我关系很好,有什么事都是先告诉我的,估计现在这事别人都还不知道的,你不用太担心,至于我,那自然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说出去的,我怎么可能会去做伤害你杨阿姨的事情呢,是不是,杨阿姨?」   「嗯……你、你不要让这件事再传出去了,不然,不然闹大了,我们家可真就没脸见人了。也绝不能让我孩子知道,不能影响他读书。我现在只盼着他能不受这些事情干扰好好读书,我就满足了。至于我……我……呜呜呜……这么苦的命我也只能认了……呜呜呜……」本来在我的安抚下渐渐平复的杨阿姨,说到伤心处,又哭了起来。   「好了好了,杨阿姨!我都说了,为了老周那样的男人,不值得的,不值得你去这样为他伤心的。家里有你这么个好看又贤惠的老婆,他还去外面胡来,实在是太没良心了。要我是他,我一定全心全意的好好疼你,白天跟你好好过日子,晚上好好跟你恩爱。要有你这么好的老婆,我天天要都要不够,哪还来的心思去外面鬼混。哎!老周也是好福气,上辈子做多了好事,这辈子才能有运气娶到杨阿姨你这么好的老婆!」这些可还真算是我的真心话了,要是我早生几十年,能娶到杨阿姨这样的女人,白天会过日子,晚上日得舒服,那自然是很爽的,这样的老婆,谁不想要啊!   「我……我、是我自己,是我自己命不好,我一个女人,能拿他有什么办法……」杨阿姨终于停止了哭泣,低着头,小声的叹道。   「哎!杨阿姨,都这时候了你怎么还执迷不悟呢!」我伸手轻轻归拢着怀中杨阿姨凌乱的秀发,「什么命好命不好的!那都是假的!你怎么就不好好想想,像老周单位上那个姓吴的会计那样不三不四的人,都天天过得开心潇洒,像你这么好的女人,为什么会活得这么苦这么累?就是因为你总是看不开那些无意义的东西,却不知道珍惜身边真正对你好的人。老周在外面风流快活的时候,哪里会想过你?哪里会像我这样好好儿疼你?他天天在外面跟别的女人鬼混舒服,把你一个人留在家里苦苦的独守空房,他在外面的床上流汗,你在家里的床上流泪,你说你这又是何苦呢!刚才跟我好的时候你都湿成那个样子,怎么样?我弄得你舒不舒服?丢了好几次吧?看你刚才叫得那样如痴如醉,一定也是忍了很久没做过了吧?也难怪,就老周这个年纪,在外面跟别的女人鬼混完了,回到家哪还有力气来陪你。就算有,估计他现在心里也全是那个姓吴的女人了,哪里还有想过你。哎,像杨阿姨你这个年纪的女人,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,正是需要男人疼的时候,却天天在家里……哎,杨阿姨,想想我都替你心痛啊!以后在我这儿舒舒服服的做个快活人,不比在家里为那个负心汉守活寡强?」「不、不行!我、我比你年纪大这么多,我……我们不可以、不可以再这样的……我……」杨阿姨伸手轻轻推了我一下,却没能挣脱我的怀抱。   「哎!杨阿姨,原来你是担心这个啊!」我双臂使力,将怀中的美妇搂得更紧了些,「现在都什么年头了,年龄还算什么问题!你看那个有名的老头科学家,都还跟他二十岁的学生结婚呢!我们这样在一起玩玩,做朋友,算得了什么!你凭着良心说,你们家老周床上的本事,比我总是差了十万八千里的吧!就算是他年轻的时候,也不可能有我这么厉害的吧!说实话杨阿姨,你也是我有过的几个女人之中,最出色、最让我着迷的一个,不然的话,我也不会在你身上花这么多功夫了。只要我们两个都有意,一起在我这里,快快乐乐的享受生活,不是很好吗?」   「不行!不……不、这样、这样不好……我……唔唔……唔……」这个时候,话哄了这么多,火候已差不多了,现在,是时候用实际行动来向杨阿姨证明了。不等她说完,我便低头亲了过去,用嘴巴堵住了杨阿姨的小嘴,来了个深深的法式长吻。杨阿姨在我身下轻轻挣扎了几下便放弃了,松开身子接受着我的亲吻。   嘴巴这「一个中心」被占住,大奶子的「两个基本点」自然不能放松,最重要的是下面的「基本路线」,当然是要坚持不动摇的,短暂休息后的大鸡巴又重振雄风,赤膊上阵,一头钻进了它的「老情人」——杨阿姨淫穴温暖的怀抱。   「唔……唔唔……唔……」之前和杨阿姨在资料室的第一次苟合只是为了拿到证据,浅尝即止,刚才的一次,更多的是极限诱惑之后的原始释放,而这一次,我放弃了先前的野蛮和粗鲁,温柔的爱抚着杨阿姨身上的每一寸肌肤,下身的大鸡巴也不再向先前那样横冲直撞,强忍着欲火每一次都慢慢地插到淫穴的最深处,再轻轻地抽出来,柔情似水的用身体抚慰着身下这个受伤的熟妇。心灵受到重伤的杨阿姨果然防御力大减,一颗空虚寂寞的心被我屌弄和七上八下,很快便被我操得春情涌动,渐渐的开始用自己独有的温柔,羞涩的回应着我的热情。   「嗯……嗯……哦……不、不要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嗯……不……」和刚才那一次相比,杨阿姨这次的淫声少了一份力竭声嘶,却多了一份温柔妩媚,看得出,身下的杨阿姨十分享受此刻和我的交欢。我开始加快了动作,用起了经典的「九浅一深」式,变着花样屌弄着身下的杨阿姨。   「哦……啊……不、不要……轻点……轻、轻点……哦……好、好美……哦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哦……」此时的杨阿姨已经完全放开了身心,用最淫荡的叫床声真实的表达着自己内心的愉悦。杨阿姨的浪叫和我大鸡巴撞在她下面的肉搏声一起,组成了一首人世间最动听的乐曲。我们两人紧紧的搂在一起,就像一对恩爱已久的夫妻一样,热情似火的扭动着身躯,体验着人类最原始的快乐,终于在一阵激情过后,两人先后到达了高潮的极限,又一次携手攀上了性爱的顶峰。   连续两场酣畅淋漓的大战,几乎把我的体力都耗尽了,肚子也提出了严重的抗议。趁着杨阿姨洗澡的空当,我去到路口的小店买了些饭菜回来。饭后,我又将刚刚穿好衣服的杨阿姨扒了个精光,本来再大战一场,但前两场战斗实在是消耗太大,有些力不从心了,也只好裸身躺在杨阿姨温暖的怀抱里,一边玩弄着她的身子一边看着电视,一直玩到九点多钟后,在杨阿姨一遍又一遍的苦求之下才恋恋不舍的同意放她回家。   杨阿姨穿好衣服后,在镜子前理了理头发,然后低身弯腰去解她那双高跟凉鞋的带子。看着杨阿姨那向后高高撅起的大屁股,我心里又是一阵冲动,一把搂住将她裙子里的内裤又扯了下来,想留着做个纪念,可杨阿姨死活不肯同意,说裙子太薄不能这样真空出门。我想了想,一脸坏笑的把我穿着的内裤扔给了她,杨阿姨当然又是不肯,跟我一阵斗嘴之后,居然也想到了个折中的办法。她走到我的衣柜边,找了条干净的内裤勉强套上,然后夹紧双腿,一步一扭的离开了我的视线。   奋战了半天的我也累得快不行了,躺在床上把杨阿姨的内裤放在枕边,一边贪婪的嗅着杨阿姨内裤里淫荡的肉香,一边计划着下一次和杨阿姨的幽会,很快便进入了梦乡。 本文由1769资源站(69xxz.com )独家呈现,恒峰娱乐(www.g22889.com)最佳的亚洲游戏平台赞助发布.

影片评论

Copyright © 2008-2019